cry baby°(爱哭鬼)

不定期更新~
最近比较空~所以应该会多发~

200fo贺文

kiss fight预告

  咳,没想到我居然真的把当初那个在网易云刷到的狗血梗给写了出来,没办法,那个梗就跟鬼魂一样一直缠着我甩都甩不掉,挠的自己心痒痒,于是我打算打开world,把这个梗写下来,并打算当做自己的200粉贺文,比个绝无仅有的颜文字吧ᵗ (●'◡'●)ノ♥

还是那个样子,ooc巨他妈无敌严重,雷者勿入啊(๑•͈ᴗ•͈)❀

下面正文——

  李知勋:“权顺誉同学,我可以亲你一下嘛?”
  权顺荣:“李知勋你敢再碰我妹妹一下试试看!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权顺誉: “哥,我绝不允许你和李知勋那个傻子在一起!绝不可能!”
  权顺荣:“妈,你听好了,我这辈子非他不娶!”

《嘘,安静》4

嘘,安静4 hozi 佑灰 率俊

  强力ooc,小清新勿入
建议bgm ——mad hatton

下面正文————

  害怕吗?不可能没有,李知勋死死捂住的嘴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响,倚着墙根不敢动弹,现在他的大脑出来一片混乱的麻胡什么也没有,光听着这声响,就足以使自己丢去半条混魂,更何况是去思考应该怎么办,他简直不敢想象里面究竟会是怎样一副荒诞的画面。

  痛苦的,欢愉的,复杂的呻吟与喘息敲击着周围静谧的空气,夹着门缝砸进李知勋的大脑。李知勋用力咬住舌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事情自己应该怎么去处理。且不说接下来该如何面对这从小到大的好友,他会不会需要自己的帮助,这一次究竟是自愿还是那个叫韩率的男人的逼迫,一直不知情的自己根本无法去判断。安慰是根本不可能的,李知勋明白,同位为男人,不管是不是自愿的,这种伤及自尊的事情,自己都不应该去过问。

  在他的认知里,文俊辉虽然尊重同性恋,可是他也明确表明过自己是个正常异性恋,绝无可能与男人谈恋爱,更何况如现在一般雌伏于另一个男人身下。

  李知勋死死皱起眉头,紧攥手中的包,不忍心再听下去,转头朝校外跑去。无论接下来会如何,只要装作不知道就好了吧。

  …………

  李知勋依旧摆着与过去一般无二的笑容面对文俊辉,既然无法接通文俊辉内心的看法,也不知他是否经理历过什么情绪上的大起大落,不知他现在是否绝望或者落魄。李知勋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比过去更加的关爱自己的好友,至少是在不会显得奇怪的基础上,不疏远,不冷落。

  文俊辉也是看不出情绪的回应李知勋的关心,或者是扯出一个仿佛旁人看不出的笑容,比哭还难看,就像给僵尸用筷子支撑出一个死板僵硬的弧度。

  可是还是那句话,变了的终究是变了,使一切如初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无稽之谈,重复着只是假装的多余。但李知勋却直接将文俊辉的失魂落魄心神不宁归于文俊辉心里收到的打击,并未从更深处思考。

  实际上造化弄人一说并不是空穴来风的一个词汇。

  学校里失踪了一个人,一个叫崔韩率的,有这着深邃眼眸精致五官的混血……据说,那个混血已经消失接近一个星期了,校委会,学生会,崔韩率的家属,甚至都警察局来过,可是他就是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不见,没有人知道他在哪,有人猜测他去了另一个城市,有人断想他是与家里发生一些不能告人的事情而刻意躲了起了来,甚至有人猜测,崔韩率他,已经死了……

 

可不论是什么样的揣测,都避免不了失去这样一个阳光帅气少年的惋惜

  直到接下来的某一天,这座学校的每一个垃圾桶里,都散落着一些零零碎碎滴着血带着骨的皮肉……

  这个发现就如在平地投起的炸弹,瞬间炸出所以人的恐慌。整个大学都正被这件事情扰的人心惶惶,可学校方面为了大学的名声,打算将留言压下去,通知所有人禁止谈论,甚至提及这件事。并在暗里,偷偷清理掉所有的腐骨烂肉,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本正经的冠冕堂皇。

  当李知勋听到这个诡异甚至带着恐怖色差彩的消息时,他的目光下意识的扫向文俊辉。那一天,不是就是那个时候……

  很显然,文俊辉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了,面是上没有意一丝血色,透着虚弱的惨白,原本元气十足阳光外向的性格不见了,时常一个人坐着一直盯着一出处莫名其妙的开始发呆,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他开始刻意躲避李知勋的目光,甚至不愿意出门,每天都是安静的一个人坐着,不吵不闹。

  文俊辉的所以表现都是那么可疑。就仿佛,崔韩率就是他杀死的一样。李知勋将信将疑,他不敢相信自己多年的好友居然能做出那种违反人伦的事情,并且是以如此可怕的手法。可是所有李知勋猜测得出的证据都将矛头指向文俊辉。

  一直忍耐着,总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件事很危险,能避则避,切莫牵连自己最为重要。改观的不止想法,也有李知勋一直以来对文俊辉的看法,不能说是改观 根本就是翻天覆地的推到过去建起的一切认知。

  现在的文俊辉依旧憔悴并美好着,李知勋关护着他的同时,打探的目光也纷至沓来,从李知勋的眼中,落在文俊辉身上。

  “知勋,你在看什么。”
  “俊尼,你又在想什么。”
  “……”
  “……”

  李知勋不清楚文俊辉内心的挣扎与害怕,文俊辉知道李知勋一定是猜测到了一些什么,例如,崔韩率的失踪以及那个血色的传闻一定与自己有关……崔韩率与全圆佑两个人对自己的纠缠,都在无形之间伤害到自己,文俊辉只有一个,三个人的爱恋总会有一个人退场,不管他退场的方式究竟是怎么样的,是活着还是死了,都不会有人在意,更何况,还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同性恋。

  文俊辉不是没想过崔韩率究竟是失踪了还是死了,那种传闻也不可能突然就出现,不可能有人死了被分尸的诡异画面会允许被看见,至少,如若崔韩率还活着的话假设听到这样的流言蜚语,以他那种粗暴急躁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忍气吞声。

  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真的已经死了……

  谁杀的,文俊辉不可能不知道,那一天确实是在于自己在一起,可是下午时,却他独自离去的,没人知道他期间到底见到了什么人,可是在校内从未惹事生非的他,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可笑的仇家,一定要绝到杀了他之后不解恨还要分尸。

  除了……全圆佑……那天晚上他亲眼所见满手鲜血的全圆佑躲在一个厕所里用酒精洗手杀毒,并不是假想,而是事实……

  说全圆佑是个精神病,文俊辉就是最好的证据。在文俊辉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可怕到疯狂的爱情受挫后几乎病化的举动,从来都只是在漫画或者小说中逗人一笑的认知,从未延伸到现实生活中。他一直认为那种疯子不可能出现在现实,就算有也离自己十分遥远,可现实告诉他,看起来斯文冷漠的全圆佑,就是这样可怕的精神病。

  文俊辉不是不知道那些带着恐怖色彩的信是谁写的,只是不敢相信这种听起来像小说情节的事情会落到自己头上,更何况,对方还是与自己一样的,成年男性……

  (杀人,也只有他做的出来了,知勋)

  文俊辉闭上眼睛,强忍所以堆积喉间的话。

  …………

 

——————
稍微做了一点点修改,这一章其实主佑灰,并没有hozi,可是还是不要脸的打了hozi tag,占tag抱歉

观《喜疾》后感

观《喜疾》有感

  占tag抱歉

  其实这篇文初看,感觉是平淡的,甚至略微繁琐,文中密密麻麻的场景描写,或许没耐心的人看了会觉得无趣,甚至不懂故事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是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做回味无穷。

  没错就是如此,回味是浓厚的。在hozi tag刷到这一篇文时我是不可避免的一惊,不敢相信韩团的同人文中居然能够产出如此京味十足的文,略带的乡土气息,贴和的,就是一股人气。一如现实,hoshi与woozi就算再如何贴上偶像,编舞者,作曲家…甚至更多的,光鲜靓丽的代名词,他们归根结底,还是普通人类。华丽只是外表,看了草木老师的《喜疾》后,我也是情不自禁的思考了起来。

  或许自己的文,是太浮夸了,脱离了原来萌hozi的初心,沉浸在与现实脱轨的高层爱情里。想我黎君欢如此岁数了,还会这样的少女心,也是惭愧。

  不知大家是否看过萧红的《呼兰河传》?看《喜疾》时,我甚至产生了一种类似与当初看《呼兰河传》的心情,总结一下,就是两个字。

   微妙……

  说实在的我也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有一天给某位太太写观后感,草木老师是第一位。我很好奇草木老师的三次元年龄,究竟是怎样的女孩子,能够写出如此神文。这个词啊……也是第一次用呢kkkkkkk,的确,不用怀疑,是神文,你可以仔细品味一下《喜疾》里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看完后关掉手机闭上眼睛思考一会,或许这样就是向往的爱情与生活了吧?

  平淡的起伏,不轰动,却也是一种别样的刻骨铭心。希望将来,我可以看到草木老师产出更多的,贴和现实生活的文。我黎君欢,愿意做你最忠实的读者。
@草木
  致敬《喜疾》

噗嗤,早上起来看了几眼,哦莫,我200粉了?!
哎呀,200粉我不知道能不能发贺文啊,最近忙碌的自己几乎累成了狗……
不过,嗯……我会努力写的,会的……
再搞一个10000字贺文?好像挺好的,那就这样吧?kkkkk

Tag You're It(砰,到你了)1

Tag You’re It (砰,到你了)1

  是的没错,你们家的爱哭鬼又开坑了kkkk有没有一点点不要脸的感觉啊?大概有吧😂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自己的脑子里就老是围绕着这个画面,我觉得我真的需要写出来才能不再心痒痒kkkk,所以也请原谅我的渣文笔吧。

  提前说一下吧,这个文有一点点3p倾向的,雷者勿入哦

  下面正文——

  “你难道没有自尊吗?”
  “为了他,我不需要尊严。”
  “那我呢?于你我是什么?”
  “你什么也不是。”

  …………

  枪声席卷这栋别墅,女人的哭喊,男人的嘶叫,婴儿的啼哭混杂,耳畔听不到一点实质性的话,噪音,全都是噪音。崔胜澈不耐烦的皱眉,做成碎钻耳钉形状的通讯仪里也开始发出嘶哑的哀鸣声,兹兹的电流声刺耳万分,吵的崔胜澈太阳穴生疼,可是他不能摘掉它,通讯仪里随时都会有新的指令传达下来,不能忽略任何一个字,有时一个字的差距就是前功尽弃后路无光。

  在烟雾弹中摸索前行,一切都要小心,混沌中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恐惧在等待自己一脚踏入后,跌进万劫不复。

  “胜澈哥,万事务必小心。”文俊辉的话依旧在脑内不停围绕,崔胜澈仔细回忆最近的一点一滴,生怕漏过一个细节。现在的Apollyon笼罩在黑暗中,轻易的可以感受到不同寻常的低气压,从Apollyon最隐秘的密室开始往外扩散,就算是在粗神经的人都能感受的那压抑的不同,更何况是自幼追随尹家而培养出细腻敏锐性格的崔胜澈。

  过去自己从来不会出任务,这一次是?……

  不过是短暂的出神,身边呼的就炸开一片红光,是开枪时子弹出膛与枪管剧烈摩擦引起的硝火,伴随一个壮汉哀嚎的声音,并不牢固的地板因为重物的突然砸击,掀起尘埃的同时崔胜澈可以清晰感觉到因为地板的晃荡而带动自身站立的不稳。

  第一发,第二发,第三发……接下来就是避无可避的枪林弹雨。崔胜澈在看到有人倒地的第一刻便迅速隐匿于墙后,长久的高能训练使他的反应速度达到了普通人的数十倍,暗骂了一声后不忘打开通讯仪,动作因为受惊显得有点暴躁。

  “俊辉,什么情况?”
  “胜澈哥!快跑!探测器显示你们的背后有一群人!”
  “大约多少?”
  “就红面覆盖程度而言,至少是我们的10倍!”
  “你们侦查部是怎么做事的!为什么不提前做好准备?!是想要我和兄弟们全都死在这里吗?!”
  “对不起胜澈哥,是我们的疏忽,可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快跑!”

  崔胜澈掏出藏在袖口的微型消音枪,在耳钉通讯仪中让大家离开,开枪时的哄鸣,子弹击穿墙壁及周围物体的撞击声震耳欲聋,崔胜澈不得不撕扯着嗓子,于战火中吼出最大的声音,一句句喊出来的咆哮皆带着愤怒。

  根本就不是侦查部的错,侦查出来的最后数据不都是由那位全日只待在密室里的尹党主公布的吗?崔家也算是Apollyon的开国功臣吧,现在就真的要像古代愚钝皇帝一般,为了治起自己的统治权便对崔家的一众兄弟赶尽杀绝吗?!

  (尹昌平,我崔家的众兄弟到底跟了你们尹家24年,你们就那么不能容下我们,一定要置我们于死地吗?!!)

  撕裂冷静的面具,一双湣圆的美目中染上的皆是怒火,烧红了一片血丝,狰红了面容,死死盯着子弹不断射来的方向,看着周围不断倒下的兄弟,握紧双拳,带领最后的兄弟冲出枪林弹雨。

  后面肯定不行,自己已经被包围,朝后只能被前后夹击,否决。左侧右侧也是,这两个完全不明确的地点前行,未知风险实在太多太大而且无法预计,现在的自己不能带着那么多的兄弟冒险,否决否决!只有正面交锋,在后方补力并未赶来的时候杀出一条口子,才有微薄的逃生机会。

  “唔!……”
  突出重围的过程中,不可能如同电视剧一般神勇无敌,可以轻松躲开一切危险,即使高度紧绷神经注意周围,抵御前方不断射来的子弹并反击,也不可能毫发无损,只是对某个方位稍微疏忽,崔胜澈的左肩便被子弹打穿了一个孔洞。

  逃,为今之计只有逃。什么大丈夫不惧生死都是些鬼话,在活着的对比下,毫无尊严的逃跑算的了什么。只有活着才有重新来过的机会,崔胜澈不顾受伤的肩膀,不断奋力前行,终于在最后几乎弹尽粮绝时打通了一个口子,朝着那里不停拼命前进,逃离随时都有被一枪毙命的枪海。

  同时这片天空下,天气并不好,阴沉的样子乌云压顶,似乎随时就会掉下雨滴可却欲坠不坠的沉闷阴郁着。

  李知勋摸索着终于走出房间,深呼吸一口气,感受带着凉意的风打在自己的脸上,再顺着衣领吹进体内,激起一层小小的鸡皮疙瘩,却并未打算回去添置衣物。李知勋最爱这样的时候,寒冷也好,沉闷也好,都是让人干净清爽的天气,最重要的是,只有这样他才感觉不到疼痛,不仅不疼,还很舒服。

  权顺荣站在不远处,看着终于出了门的李知勋,上前几步脱下带着自己体温的风衣轻轻披在李知勋身上:“外面这样冷,出来怎么也就知穿一件单衣?”李知勋银白色的睫毛不可视的轻微扇乎了一下,抬头朝权顺荣声音的方向转头,从开始就闭合的眼睛终于睁开露出那双有冷银色眼珠的眼睛,却被权顺荣极快的拢合了回去。

  “勋勋暂时不要睁眼,外面还是有光的,会疼。”
  “可是我想看看你的样子。”

  权顺荣的瞳孔闪动了一下,笑着微微低头,抓住李知勋惨白的手贴合在自己的脸颊上。“现在感觉到了吗?”李知勋的手冰凉,就像一个已经去世的无生命特征体,而权顺荣却有着人类体温,被权顺荣包裹的那只手就像在火炉前取暖,温暖而舒适。李知勋的手顺着权顺荣的脸颊轮廓四处游走,当摸到对方的下颚时,笑着抽回手,露出两个深深的梨涡。

  “摸到了,还是那么好看kkkkk。”

  权顺荣就着李知勋背部的线条,将他整个包裹进自己怀中,贴近他的耳畔:“当然了,你的男人怎么能不好看。对了勋勋,听说尹昌平开始除内了,崔家几乎全军覆没。”李知勋不置可否的弯起眼睛,带着盈盈的笑意,将身子与权顺荣紧密贴合:“我的傻荣荣,你觉得尹昌平下的去手吗?”

  “那勋勋的意思是?……”权顺荣心中其实已有答案,但是没有李知勋的认同他也不过承认。

  “那么心狠手辣,除了尹净汉,还能有谁?hhhhh”

  李知勋虽闭着眼,却依旧可以透过眼皮感受到一点点的光亮,他同样冷白的发丝有些长了,被风一吹,于空中轻轻摇曳。

《小媳妇2》hozi

小媳妇2

  你们爱哭鬼终于回来了,有没有一点点想我呢?kkkkk反正我很想你们啦,《小媳妇》也算是我非常早就公布的abo设定文了,正文拖到现在也真的是抱歉kk,希望孩子们不要介意啊

下面正文——

  你追我赶的幼稚戏码维持了许久,直到李知勋因为体力耗尽不得不顿下来休息才终止。李知勋停下了步子站在原地微喘着气,平复因为剧烈运动而加速的心跳。自幼与李知勋在一起的权顺荣见李知勋停在原地不动了,自然知道李知勋累了没有力气继续跑了。

  鼻腔中已经涌入了淡淡的来自李知勋身上的香甜,虽然大街上各种气息层层叠叠,却唯独是他的信息素气息格外甜蜜。权顺荣总能在几万个混杂的气息中捕捉李知勋刻意克制的甜腻,比黑糖清雅,比白糖丰富,是很好闻的糖果味,里面混杂着丝丝入扣的果味,像极了什锦味的水果棒棒糖。

  平时李知勋总会刻意隐秘自己身为男omega除内置生殖腔外的代表之一,水果棒棒糖味的omega信息素,现在的社会虽比过去好了许多,对可是omega到底还是苛刻的,一个未被标记的男omega裸露脖颈侧散发阵阵勾人香甜信息素气息地方,无疑是一种不亚于公然脱衣跳钢管舞的诱惑。

  现在精疲力尽状态下的李知勋怕是根本没有力气再去控制信息素的散发了,专注于平复呼吸的他根本没有精力去注意自己的信息素是否已经散发出来。可相反的,权顺荣却是异常敏感的,在意识到的那一刻,他转头看了看四周,似乎已经有不少的,充满生殖活力的Alpha将目光转向了李知勋身上,那种赤裸裸,毫不掩饰,写满肮脏的欲望的目光,伴随着不断增强的信息素散发,铺天盖地的往李知勋的身上施压。

  是的,他们注意到了这个尤物。临近成年,贴近人生第一次发情期,未被标记,信息素里只有omega的清纯,没有Alpha的浓重包裹。

  李知勋也感觉到了异样,呼吸平复根本无用,心跳不断加快又加快,有一股奇异的热流顺着身体里内置生殖腔内不断往外扩散,肌肤也染上淡淡粉嫩。那些Alpha刻意释放给他施压的信息素杂乱且难闻,却能最直接的勾起李知勋身为omega特有本能。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一时无力控制而散发的信息素,会引起多严重的后果。

  可是现在的李知勋,四肢更是酸软,几乎无法站定身子,无助下只能求助权顺荣。其实早在权顺荣嗅到李知勋身上的气味时,就已经在思考自己应不应该也散出一些自己的信息素安抚omega受惊的神经,可是现在那些猥琐的Alpha看上了自己的小爱人,故意大规模散发信息素,如若自己要压下去保护好李知勋的话,必定也得释放大量信息素,就怕过重的压力下,会逼使李知勋提前进入初情期。

  “顺荣,我,我有点难受……”李知勋的声音已经开始微微发抖,仔细听,尾音里甚至还带着小小的哭腔。权顺荣上前一步,将李知勋小小的身子搂入怀中,伸手揩去几颗由他银白发丝间滑落的汗珠,低头贴近李知勋的耳畔,轻声安慰:“别担心,我先让澈哥带你回去,这里交给我。”

  说着,已经拿出手机向崔胜澈发消息。权顺荣暂时不敢过度散发自己的信息素,只能让自己身上弥留的轻微抹茶蛋糕味细腻的安抚李知勋的大脑。周围的Alpha虽见李知勋被搂住,但也并未克制,在他们眼里权顺荣就是一个没有气味的beta,根本无法保护好一个临近初情期的Omega,根本不用担心。
 
  崔胜澈正苦恼要不要进老街找权顺荣,就收到了他发来的信息,看见短信的内容后情不自禁的皱眉。“我就说,知勋临近成年,不应该让他出门,权顺荣你就宠吧,哪天媳妇都宠没了我看你怎么办。”话是这样说的,可是行动一点也没有落下,迅速打开车门朝权顺荣的说的地方跑出,一路上老街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几次将他挤出道路,本就心情不好的崔胜澈现在更是烦躁,如同于一个酒库同时倾倒,充满威胁与暴躁的威士忌气息一瞬间在空中炸裂。

  果然这样下来道理瞬间安和下来,嘈杂的街道瞬间寂静,崔胜澈顺着这个空当不断前行,他甚至可以闻到李知勋身上棒棒糖的香甜越来越浓郁,顺着香气跑去,等找到二人时,果不其然,一众Alpha已经将他们围成了一个圈。

  闻到了崔胜澈的威士忌信息素,权顺荣瞬间抬头,将李知勋打横抱起送进他的怀里:“你带着勋勋先走,稍微收一下信息素,他很难受。”崔胜澈稳稳当当的接住李知勋,直视权顺荣的眼睛:“好。……不过顺荣,你犯蠢了你知道吗?”权顺荣低头看了一眼依偎在崔胜澈臂湾里脸色潮红粗喘着气的李知勋,不想继续拖延下去,用力一推崔胜澈,转头睕着一众被Omega引诱到失去正常思考能力,猥亵恶心的Alpha。

  “我知道,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快带勋勋走,这里交给我。”

  崔胜澈点点头,抱紧李知勋朝老街外跑去。

  当他们消失在自己眼前时,一股烧焦的苦味忽然铺天盖地席卷周围的空气,浸染四周的每一个角落,不留一丝丝空气。抹茶蛋糕的气息本是甜腻毫无威胁甚至有点像Omega的,可是当它染上愤怒与占有欲时,就如同赤铁上烤焦的苦糖,刺鼻难闻,甚至感染人的神经,头晕目眩,胸闷,心悸一齐似潮水一般倾盖全身,一点点抽干纯净的空气,如同被人掐住脖子的窒息散播。

  肯定想不到吧,看起来只是个没用的beta,实际上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强A。哀嚎是无用的,已经许多较弱的Alpha捂着脖子倒在地上抽搐,就算是抵抗力强一点的,额头上也不断的滑下因为使力控制过多的汗珠。

  “一群没用的废物。”

  没有之前哄李知勋而撒娇时的可爱平易,现在的权顺荣完全换了一个人,一个彻彻底底的,深爱并宣示自己Omega所有权的Alpha。

这个呢,是预告~
等这篇文发完了,你们爱哭鬼我可能就要消失一段时间了,不过还是会努力保持一星期一更或者两更的!
希望孩子们不要脱粉,我会努力维持更文进度的,而且不都说嘛,忙碌里才会思如泉涌并且没时间也挤出时间更文嘛~kkkk
爱你们♡

我的青春都是你

没想到才发就被屏蔽了,不得已发超链接吧~

不过还是得说,菁菁啊,生日快乐哦~

我也是人生第一次为一个人写万字生贺kk




https://m.weibo.cn/6249827208/4277423451273340

【乖孩子】h慎入

啊,我终于写好了……

下面是链接↓一起去微博头条文章看吧~

https://m.weibo.cn/6569484539/4274813180663979@nili希尔 

百粉车其一 《乖孩子2/1》

乖孩子

好了这是百粉点梗时你们要的hozi车~噗呲,也算是我第二次发肉吧?应该还有许多地方不好,不过我会努力的kkkk~

Bgm——牙牙 milk and cookies

文中的部分歌词就是来自《boss》的歌词~
爱哭鬼到底是不受台下影响,在我这里,权顺荣永远是台上凶狠的hoshi,不可能甜甜的荣荣,而知勋,kkk他是呜叽啊(强攻弱受爱好者)~

私设,顺荣性爱调教师,知勋未成年的小朋友~

下面正文————

“只要我动动手,就能拥有一切。
我的温热,指尖碰触那刻的沉迷。”



小知勋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他只有一个哥哥,一个大自己10岁的哥哥,他叫权顺荣。哥哥对他很好,从父母去世的那一天起,哥哥便倾尽自己所有的温柔,让小知勋沐浴在自己亦父亦母的关怀中慢慢长大。小知勋从未感觉过精神上空虚的痛苦,哥哥的臂弯像电视里爸爸;哥哥的怀抱像图书的妈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哥哥的爱无声滋养小知勋。



小知勋对哥哥的放心与依赖刻进骨子中无法剔除,只有哥哥在地方才是自己的家,他爱在夜晚时哥哥嘴唇触及自己肌肤时的战栗,小知勋在他的话中似懂非懂得明白了一些道理,根深蒂固。一如哥哥所言,亲吻,是只能与最亲密的人才能做的,这并不随性,它是一场仪式,一场应证爱与爱直接的祭祀。



既然哥哥这样说,那我,一定是哥哥最亲密的人了,年仅6岁的小知勋躺在权顺荣的怀中,笑着想。



小知勋不懂世间何为伦常,何为法纪,何为道德,他是一块纯白的布,他的世界空白得惊人,只能任由权顺荣用自己的行动与语言教会他,所谓权顺荣的社会法则。



一点一点的累积下来。



“性爱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等我们小知勋成年,哥哥就教你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学习根本不需要,学校里的污浊会教坏你。”
“学校捆绑孩子,监禁孩子,奴役孩子,学习痛苦不堪。”
“你不需要朋友,有哥哥了,难道还不够吗?”
……



到了学龄期,在权顺荣温柔的声音里,小知勋慢慢淡忘自己在电视里看到的学校生活,忘记当时他看到那些孩子有成群的朋友可以嬉戏玩闹。他想不起来了,隔壁的一个叫胜澈的哥哥对他说的一些似乎很重要话,是什么呢?



好像叫自己逃开谁,好像说谁是个疯子,好像讲学习的必不可少,学校里的什么道理才是正确的社会观……



好深奥,一个都不懂……



小知勋对权顺荣的话坚信不疑,就像无脑的学生无条件的相信课本里呆板的知识点。他一直好奇哥哥所说的性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哥哥虽然说过要教他,不过一定要等到他18岁成年,此外对性爱的实际只字不提。



那所谓的最美好的事情,有多快乐?小知勋无法付诸现实,就只能与自己过去经历的最幸福的事情对比。



或许,会不会就像每天晚上,自己赤身裸体躺在哥哥怀中,接受哥哥冰冷的手掌抚摸时带来一下下战栗的,莫名的感觉,无法形容。他只知道,那个时候,他很快乐,那种快乐很盲目,很微妙,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



可是等他在权顺荣的照顾中,百依百顺的长大时,小知勋在夜晚中听到了各种声音,水声,尖叫声,以及雌雄难辨的哭泣声。夜晚,他从床上爬下来,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光着脚悄悄走到那间传出各种声音的房间门口,轻轻打开紧闭的大门。



他总是看见各种各样漂亮的,帅气的,性感点,可人的大哥哥或者大姐姐,一丝不挂得躺在床上,身体不断抽搐着,脸上的表情似乎很痛苦,又好像很欢愉。他还看见当哥哥拿着许多很奇怪的东西一件一件用在他们身上时,他们会哭着乞求他。乞求的话语也十分矛盾,一会想要更多一会希望停下。



一切都是那么奇怪。



——————

明天就是七夕了呢~我先发前篇吧~肉明天就来~预祝大家七夕快乐~

还有,读书很重要的哦~kkkk